第一百四十八章 婆媳过招2

连氏定定看着靳南雪,半天才道:“好,铺子是你的自然由你说了算,是我这老婆子为难你了。可你毕竟是祺儿的媳妇,是侯府的主母,府里宴客这么大的事你怎能连面都不露,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你叫月茹一个侧室出去应付,叫我们侯府丢了这么大的脸面难道你的脸上就光彩吗?祺儿背上个宠妾灭妻的名声,你的名声又能好到哪里去?”

连氏越说越气。

靳南雪则看向连月茹依然声音平静道:“我竟不知那日侯府要宴客,连姨娘或是姜嬷嬷什么时候派人知会我了?别说是我,连我的丫头都没有收到府里要宴客的消息,直到那日我从府外回来才知道这事。

姜嬷嬷,怎么到现在你还没有跟老夫人把事情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府里宴客我这个做夫人的竟丝毫不知,是连姨娘忙忘了,还是姜嬷嬷觉得我这个夫人可有可无?”

姜嬷嬷被靳南雪一番话说得老脸通红,只能再次跪下请罪:“是老奴忙晕了头,只顾着准备宴客的事忘了跟夫人说一声,以为姨娘跟您打过招呼了,后来才知道姨娘也是误以为老奴说过了,这才……”

连姨娘坐在那里低着头不敢出声,手里的帕子都快被她撕碎了。

靳南雪长长的“哦”了一声才继续说道:“原来是忙晕头了,只可惜因为你们的忙晕头让侯府平白被满京城的人耻笑,即便你是老夫人跟前的老人,犯了错该有的责罚还是要有的。

对了,还有连姨娘,不能一句以为别人说了,就把这事糊弄过去,否则后面的人有样学样,出了事只一句忙晕头了这事情就揭过去了,受害的,可是侯府的脸面。老夫人心善不忍罚你们太重,不如你们两个自己说说该怎么领罚。”

连姨娘惊恐地抬起了头,感情她在这儿坐了半天等着看好戏,结果靳氏什么事没有自己反而要受责罚?

原本指望姨母的袒护把事情归罪到靳氏头上,可偏偏这贱人说的有理有据让她半点不敢反驳,真是气死人了!

连氏这会儿也明白了,今日想要治靳氏的罪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说下去被治罪的大约就是她的外甥女和姜嬷嬷这两个人了.

既然道理上说不过去,不如暂且放她一马,以后再找机会收拾也不迟。

最重要的是她心里还装着另一件事,本来年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偏偏不知哪个高僧算出来她跟太后属相相生,被皇家选中送去太觉寺吃斋念佛这才耽搁下来,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那事得赶紧动起来,早动早了,至于其他的事可以先放一边。

想到这里她按捺下心里那股火气道:“靳氏,你不要得理不饶人,我这么多天不在,府里多亏了姜嬷嬷和月茹她们两个辛苦操劳,所以她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不能因为一个错处就治罪未免寒了她们的心。”

说完又对着姜嬷嬷和连姨娘两人说道:“本来想着奖赏你们的,既然你们在管家期间出了过错那就赏罚抵消,以后谁也不要再提这些事。”

姜嬷嬷和连姨娘忙对着连氏磕头,磕得真心实意。

连氏话说出口众人自然不会再说什么,见没人再说话连氏对靳南雪道:“好了,我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回去吧。还有月茹跟江薇,你们也回去,我跟岚儿姐妹说说话。”

靳南雪片刻不耽误起身道:“那老夫人好好休息,儿媳先行告退。”

等几人离开,江岚忍不住道:“母亲,你怎么这么轻易就让靳氏这贱人走了?你应该好好给她立立规矩,你不知道那天她竟敢打我。”

连氏冷哼道:“你不是向来在她跟前威风得很吗,怎么这回竟叫她给打了?哼,还真是出息。从一见到你老娘你就开始告状,到现在都没问过我一句这段日子身子可好,在寺庙里过得是否如意的话来,可见在你心里就没有我这个母亲!”

连氏这话说得几位不客气,江岚和江敏听了这才想起,从她们见到母亲到现在竟忘了问候一声,不免都脸上讪讪。

江敏温声道:“都是女儿的疏忽,不是女儿不把母亲放在心上,那太觉寺是皇家寺庙,等闲不放人进去参拜,年前我曾想给母亲送些日常物品过去又不知您缺什么,派人来侯府问过姜嬷嬷才知道,寺里竟连送东西进去的次数都规定了,女儿这才……母亲不如跟我们说说在寺庙里的情况。”

连氏听大女儿这么说心了好受了些,她看了江敏一眼道:“还算你有点良心。”

江岚也忙道:“是呀母亲,女儿心里也一直记挂着您老人家,不如母亲跟我们说说在寺里的情况,住的可还满意,吃的用的可还顺心?”

连氏叹了口气道:“怎么可能顺心?一天到晚三拜九叩,吃斋念佛,日子过得跟出家人没什么两样,要不是宫里下了旨意谁愿意大年下的跑去寺里过这种苦日子?唉!别提了。”

想起在太觉寺过的这段日子连氏就连声叹气,她是代替太后在寺里修行,吃的、用的、包括晚上睡觉盖的被褥都叫人极不舒服。想她在侯府当老太君养尊处优这么多年,骤然被遣到寺庙里过苦日子,说是度日如年都不为过。

最难熬的是那缺德高僧说什么要静心戒口方显诚信,什么狗屁“戒口”,就是叫她整整百日不能说一句话,每日只能关起门来抄经念佛,真正过了一阵清心寡欲姑子的生活,可憋屈死她了。

如今好不容易回来,她是一句都不想提在寺里的日子,所以面对两个女儿探究好奇的目光,连氏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见连氏并不想提寺里的事,江岚眼珠一转问道:“对了母亲,昨日您回来后宫里赏赐您什么好东西?叫我跟姐姐看看,听说镇国公府收到了太后娘娘亲自赏下来的玉如意摆件和一挂菩提佛珠,还有皇上赏赐的珠宝绫罗几大箱子的好东西呢。

而且还不止这些,皇上还下旨让镇国公家的嫡孙进了麒麟卫当差,可真是满门荣耀沾了大便宜了。”

江敏也凑趣道:“对对,我也听说了,只是不知另一位老菩萨,吏部尚书廖大人家的老夫人得到了什么,那廖家人竟藏得跟宝贝似的并不愿示人。”

连氏又是一怔,还有这事?(www.)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